© 2019 Shmoop University,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威廉姆斯学院 (Williams College)

关于我

简介

我必须承认,我有点担心,会像坎耶(Kanye)那样喋喋不休地谈起自己。可我的脑海里有时就是会不自觉地浮现出各种赞美。

大家都现实点。作为那些十强榜单上的第一名,要想不注意到我实在是太难了。例如《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World Report)》公布的2015文理学院榜单我就是第一。旁人看来我实在是要啥有啥:智慧、美貌、小镇魅力……我也希望能不负众望,保住我的名誉。我的学术兴趣颇为广泛,人类学、阿拉伯语研究、天体物理学样样精通,而这还只是九牛一毛。

论财力,我也不差,看看我们新建的设备先进的剧院和华丽的图书馆你就知道了。

先放放你的仇富心态吧,和我在一起你能得到很多好处。我看起来似乎有点遥不可及——可能还有点自视甚高——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慢慢了解我就会发现我是个相当热情的人。

文理学院该有的我都有了,出色的运动队以及课外俱乐部一样不差。从每年全校的知识竞赛,到登山日(Mountain Day)在葛雷劳克山(Mount Greylock)附近进行的徒步旅行,所有的这些活动,定能催进深厚的友谊。

你大概已经猜到了,我这有不少预备学校毕业生。平时我不是穿着有领戴扣的衬衫,就是马球衫。来我这儿的预备学校毕业生们都有个富爸爸,但是我也是相当接地气的。我可以说是学院界的布拉德丽娜(Brangelina)家族。我乐意与各行各业的人结交朋友,绝非一个排外的人。

姓名

叫我埃夫(Eph)(和领袖还有点押韵),埃夫就是我的创建者埃夫莱姆•威廉姆斯(Ephraim Williams)的简称。这个名字似乎太过严肃,我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紫色的母牛。我尽量把自己的身份摆低点。

家乡

不,我并不是在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我的家乡是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的威廉斯敦(Williamstown)。此地位于马萨诸塞州的西北角一个叫伯克郡(Berkshires)的地方。

出生日期

1793年。是的,我的年纪赶得上山姆大叔(Uncle Sam)了。

体型

娇小。我差不多只有2,100个本科生,还有几个研究艺术史和发展经济学的研究生,他们的活动范围就是450英亩的乡间田地。

这儿的环境相当舒适。如果你希望接触喧嚣繁忙的都市人群,你可能得等到春假了。课堂规模也很小。师生比例为7:1,每4个课堂就有3个课堂的学生少于20人,而50人以上的课堂不足3%。

当前居住情况

希望你喜欢宿舍,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住在宿舍。我始终相信住在一起有助于组建一个团结的群体。为了这个目标,所有的新生都住在新生方庭(Freshman Squad), 或是像迷宫一样的米申公园(Mission Park)内的蜂巢状房间。米申公园设有咖啡厅、公共休息室以及台球桌。

为方便新生快速适应,新生住宿分成了一个个小组,每个小组有几个三年级学生同住,从而方便解答新生的任何问题,并且(更重要的是)让学长们重温大一生活。

高年级学生在住宿方面的选择较多,他们可以选择以前的兄弟会宿舍(上一次打扫的时间是…反正能住)。大多数学生可以独享单间,1085个宿舍房间中单间数目超过907个。

一般大四学生才能选择住在校外,但附近校外的房子年代久远,住过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因此也有不同程度的混乱和破损。

感情状态

我与维斯廉学院(Wesleyan College)和安默斯特学院(Amherst)合称"小三学院(Little Three)"。我有点像是安默斯特的老大哥(更聪明,更出色)。就像所有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我和安默斯特的相处并不十分愉快,而我则将其归咎于安默斯特的自卑情结,这点从他坚持称自己为杰夫大人(Jeff Lord)就可以看出来了。我说,这也太夸张了吧?

宗教

无宗教信仰。

政治

我有点左派倾向——毕竟我个文理学院——这点在我谈论社会问题时就更为突出。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一群十分强硬的保守派以及保持中立的人。

你应该申请我,如果…

你有学习的热情、学术潜力并且愿意来一个最高楼只有四层楼的地方。

网站

http://www.williams.edu